Penname:
格隽(格グンN)/浅川蓮/昴砚
アイコン:Image from友人 你喵
weibo:格隽隽-小莲果


[零下三度高温组]

[弹丸论破/十苗十]ヒカリ(光) - 15

 上章→http://kakugunn.lofter.com/post/2735a7_4fe98d1


15


我做了个梦。梦见了前不久的那段,短暂的和平时光。


苗木君趁休息的时候泡了咖啡给大家,还因为不小心在十神君的那杯里加了糖给了十神君被骂了一顿。


他抬头望了望窗外灰色的天空。


“说起来,已经快两年了啊。”他小声地说。


“准确地说是四年吧,我们。”我笑着这么补充。


苗木君看着我,愣了一下,然后也笑了。


我很...

[黒バス/绿黄]Jump into the "FIRE"

*真·体贴而又主动的小绿间(x


 格隽/浅川蓮

帝光中学的黄濑凉太最不擅长应付的人,大概是绿间真太郎。

     并不是讨厌,不如说他很喜欢绿间真太郎。可是他从见到绿间真太郎的第一眼起,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——这个人很麻烦。

     相处久了这种感觉像是被应验了一般,黄濑觉得现在很棘手。

 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练习结束之后他们俩都会一起回家...

lof里十苗最多就画个十苗好了……

(其实只会画上半身)


ps  苗木站在凳子上

[弹丸论破/十苗十]ヒカリ(光) - 14

上章→http://kakugunn.lofter.com/post/2735a7_3674d81

14

耀眼的太阳从被破坏得不堪入目的建筑群的那头升起,雾切从石墙后探了个头出来,察明周围的情况后又缩了回去。

就在几小时前,她经历了一个最危险最可怕的夜晚。她甚至觉得两年前那段时光都没有刚才让她那么害怕。

腐川已经不在她身边了,随着灭族者翔的消失腐川对病毒的免疫能力也渐渐下降,雾切连用了两支抗毒血清在她身上,可她终于还是袭击了雾切。

——太糟糕了。不仅没能保护同伴,现在自己也有感染病毒的可能性。

她眯了眯眼睛,这么多天她还是没能习惯黎明晃眼的光。她不禁想起了其他人,腐川估计已经快要完...

[十苗] 始终

好的!传说中的日常家居终于生出来了!!(虽然字数特别少

有点......OOC噢..............(好像不止有点

别问我什么时候更新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_(:з」∠)_

 @ねね—— GN我终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001

“苗木!叶隐已经在下头等好久了你走不走啊?”

“我还要去趟办公室,你们先走吧。”

“苗木君,这是教材清单,你去图书馆领一下书吧。”

“好像是那个从开学初就一直没来的大少爷要从欧洲回来了诶!”

“名字好像是……”

“十神白夜。”

002

“我叫苗木诚,今天开始就请多指教啦!”

“……”

“呃……不自我介绍也没关系的!...

[弹丸论破/十苗十]ヒカリ(光) - 13

上章→http://kakugunn.lofter.com/post/2735a7_29ccbf5



13

避难所的人们都很热情,他们很明白这里的人都遭遇过什么。才走出房间没多久朝日奈已经被将近十个人询问伤势如何,她笑了笑,表示没问题。

原本身上的武器不知道被谁放在床旁的桌子上,以防万一她还是塞进了口袋。通讯器估计是已经彻底损坏,不见踪影了。

她被人带到了这个据点的领头人那里,那人看起来还挺年轻,大概二十多岁,但是却让人感觉很安心。

“你好,我是藤本洋介。看你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放心在这里避难吧。”他向朝日奈伸出手,“我们总有一天能见到和平的世界。”

朝日奈愣了愣,最终还是握住了那人伸过来的手:“我叫...

[周橙]点亮我生命的火 火火火火火

请无视题目
这玩意儿只是这个欠揍的作者憋不出更新冒出来的一个脑洞
做好准备了嘛 很雷很OOC噢

3

2

1

“呀,小周!好久不见!今天得多多指教啦!”

看着小跑来跟他打招呼的苏沐橙,周泽楷有点呆。

他记得今天来这里是因为联盟的一个活动——让职业选手来翻拍一些老牌子产业的广告。一个星期前他已经拿到了台本,可搭档是谁一直不知。

“嗯……苏前辈好。”

“呃…那么现在男女主角也都到了,”导演抓着被卷成筒状的台本大声道,“摄影、光照、音乐准备!再过会儿我们就开拍!”

夏休期刚过去不久,天气还有点炎热,可他们还得穿上冬装,站在人工铺设的雪地上。

“3、2、1,开始!”

苏沐橙的表情十分自然,她从周泽楷背后走上前,亲昵地挽上了周泽楷...

[弹丸论破/十苗十]ヒカリ(光) - 12

上章→http://kakugunn.lofter.com/post/2735a7_2675516


12

苗木从口袋里掏了几枚小型炸弹丢向了大门,就在刚刚,十神二话没说就把那个装绅士的“领导者”一枪崩了。那之后大厅里就涌出一大群的“绝望”朝他们扑来,而且与学园的联系因为新增的信号屏蔽被强制性切断。

“现在这样应该能先拖住‘他们’一会儿。”苗木回头看了眼被炸毁了的大门,对十神说,“我们现在先去预备好的‘那个地方’吧。”

十神向一个从废墟中探出头的“绝望”开了一枪后转身跟上了苗木。

“苗木,先等等。”走了几分钟,十神叫住他,朝不远处的一个大石块走去,“这里还有只漏网之鱼。”

绕过石块,果不其然,那后面...

1 / 9